SORCERER

【Newtmas】-NEWT(2)

沈命之。:

-电影第三部.Newt视角.意识流.
-NEWT/THOMAS 斜杠无意义.
-我流Newt.ooc属于我.


意料之外二刷之后文思泉涌(没有)我笔下的Newt大概是有点病娇的,但是他对Thomas是绝对坦诚的。相信我,不虐真的,下章我就把Newt写活,相信我…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Thomas很快跟我们商量出了计划,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他的想法,现在他居然愿意对Teresa动手了,我靠在墙上等Thomas把那个蠢女人引过来,天知道我有多讨厌她,从她第一次来到迷宫的时候我就看她不爽了。噢当然,这女人还得算是Thomas的前女友。


不过也仅仅是前女友了,不是吗?


我听见Thomas带点颤抖的声音,Teresa明显没有发现问题,她正认真的思考着如何回答,女人的声音里带着少许坚定,这倒让我对她改变了些想法,本以为她会请求Thomas跟她回到WCKD,我知道如果她这么做我会毫不犹豫敲爆她的脑袋…


Of course not,Tommy won't like that.


当她说出sometimes这个词的时候我就知道Thomas心软了,好在Teresa很快补上一句话,我暗笑一声离开墙面,手中的袋子早已准备好,Thomas轻轻抬起眼睛看了我一眼——Teresa这才发现不对,可惜已经晚了。




我们耐心的等她醒过来,Thomas坚持凝视着她的脸,Teresa一动他就立刻抽开视线仿佛从未看过她,Gally故意做出威慑的动作,把椅子拖拽到Thomas面前坐下挡住两人的视线,我抱臂靠着桌子,心里却是对她越来越不耐烦,这场问话到底有什么必要?我们只要救出Minho不就好了?不过既然Thomas这么要求了,就随他去吧。


Teresa把我们后颈的芯片取了出来,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,只觉得阵阵刺痛直逼脑神经,我用力挤压伤口试图缓解痛楚,却清晰的感受到痛苦开始转变成炙热。噢,这下我知道了,又是那可恶的病毒在作祟。


撑下去,Newt。Thomas需要你。




Thomas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三套守卫的衣服,我觉得设计这套衣服的人真是蠢毙了,弄个头套生怕不让人混进去吗?


头套让我有点呼吸困难,同时我感到自己体内的病毒正在蠢蠢欲动。我们好不容易混进了WCKD,一进楼梯间我就迫不及待的扯下头套,咳嗽几声试图让呼吸更加通畅,当然那是不可能的,我只能艰难的止住咳嗽靠着扶手低声喘息,Teresa一直盯着我,她看出什么了…?


Gally很快黑进了WCKD的系统,我活动了几下手指重新戴上头套,我们故意进入监控范围好让警卫打开大门,事实上我们的确配合的很好,我们救出了那27个孩子,除了Minho,再一次。


我不可抑制的烦躁起来,而我们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拖延,Thomas一再想让我留下来,但是这种时候我怎么可以抛下他和那个背叛过我们的女人在一起,Gally短暂的停下手上的活动交代了几句话,Thomas犹豫好一会儿才妥协了,我悄悄压下得意扬起的唇角,重新跟上Thomas的步伐。


听到其他守卫的讨论Thomas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焦躁了起来,他按耐不住的上前按了好几次电梯的按钮,虽然我们都知道那并没有用。电梯终于到了,Thomas率先进去,当电梯正要关上的时候,意料之外的人出现了。


Janson。


我和Thomas不约而同的握紧了枪柄,手套和磨砂接触的声音在电梯里显得有点刺耳,Janson试图和Teresa找话题,当然那个女人紧张的只是用一个轻笑回应了他。


紧接着Janson的下一句话就让电梯里其他三个人都紧张起来,他轻描淡写的压低声音:“Thomas is here.”


我和Thomas对视了一眼,Teresa也震惊的看向Janson——紧接着他的解释让我们松了口气,我毫不怀疑如果他真的发现了他就会立刻死在这个电梯里,当然也有可能他是故意的…


我还没来得及思考更多电梯就到了楼层,Teresa如同解救般冲出电梯,我紧随其后,Thomas却示威似的撞了一下Janson,我担心的回望一眼,对上的却是已经关闭的电梯门。


…是我想多了吧。


被Thomas扯下头套的动作惊了一下,我赶紧伸出手拦住他低声质问一句,Thomas却把我挡在身后,我咬咬牙还是任他去了,眼看着两人就要争吵起来,突然出现的声音却打断了他们,抬头看见Janson举着枪走过来,Thomas慌乱片刻立刻下了决定,拽着Teresa用她的性命威胁Janson,Thomas当然不会动手,但是我就不一定了。再次申明,感染病毒后的我真的很易怒。


Teresa把我和Thomas推进去,然后飞快的伸手拉下拉闸,防弹玻璃很好的帮我们挡住好几发子弹,我复杂的看了Teresa一眼扯下头套紧随着Thomas跑开,毕竟我可没有忘记我们来这里的目的,Minho每一秒都可能有生命危险。


我和Thomas凭借良好的配合杀出重围,正面临弹尽粮绝情况的时候我们一直在寻找的人却突兀的出现,Minho带着严重的黑眼圈撞开了那个了守卫,我们都能看出来他定受了不少折磨,难以抑制激动的冲上去给他个拥抱,当然这里并不适合叙旧,我们一边躲避追兵一边慌不择路的逃进一个房间。


这不是个好主意。我得再次强调一下,但是我们都知道没有别的办法了,玻璃被撞碎,门边的火花突然停下,不该停留了…!


身体撞击水面的感觉并不好受,仿佛整个被撞碎,我挣扎了一下浮出水面,大口呼吸新鲜空气才让我感受到我的确活着,但是紧接着又是痛苦,我大概撑不了多久了,我绝望的想,但是完成了Thomas的愿望我又十分满足,拼尽全力游上岸紧接着就被发现,我已经没有力气去反抗只能做出一副任人宰割模样,却没想到对面四个守卫里有一个是自己人。





我是真的撑不下去了。


我能感受到病毒在体内肆虐,黑色的血液不断从喉咙里翻上来又被我艰难咽下去,至少不要让Thomas看见我这么狼狈的样子,我用力闭了闭眼把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Minho身上,坐在地上扯开衣服的领口几乎就用尽我全部的力量,但是我还不能在这里倒下,至少现在不能。


Thomas又拖着我走了两个街区左右,暴民不断的进攻导致我们磕磕绊绊才算是到达了这里,我靠着巷子的墙面听见他交代Minho去拿血清,黑色的血液已经完全不听从我的命令从嘴角流至下巴,我知道这个样子的我很吓人,但是我十分感谢他们没有一个人露出嫌弃的模样,这至少让我感受一点安慰,感觉自己还没有那么严重。






我真的不行了,Thomas,Tommy…


几乎是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同一刻我就慌张了起来,我用力用双手扯住胸口的绳子,拼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它拽下来,我把它一个劲往Thomas手里塞,他却只想着救我,这让我焦虑不已,我低吼着:“Thomas——!”


我说,Please,Tommy,please。


他终于肯听我说话,拿过项链紧紧的握在手里,我才像是了却心事放松下来。


身边的事物开始缓慢的离我远去,炮弹轰炸的声音也变得隐隐约约,我大口的喘息着试图度过这一阵眩晕,实际上我此时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夹杂在一起,我偏头靠着墙壁,能闻到若有若无的血腥味,这些刺激着我的大脑,传输给我一个名词:食物。


我听见有人在喊,Newt,NEWT。我皱起眉觉得吵,下一刻却被人从这种玄妙的感觉里拉出来,想吃东西的念头消失,棕发男孩艰难的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扛着穿过街道。




没用的,Tommy,我已经没救了。


Thomas力气用尽,我听见嗡嗡的声音,似乎还有广播在说着什么。Thomas…?还有什么,她在求Thomas回去吗?不可以…


我拼着一口气站起来,瞬间却觉得一阵眩晕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,我冲着Thomas冲过去,被他用巧劲拨开摔在地上,有点疼,我迷迷糊糊的想,然后才开始迟钝的思考面前的状况是怎么回事。我的Tommy——我就快要、杀掉他了?


这个想法刺激了我,我瞬间清醒过来,血液把我的嘴唇染成漆黑的颜色 我颤抖着唇伸手抽出手枪,迅速上膛对准自己的太阳穴,手枪却被慌乱的Thomas打掉,我怒吼起来伸手用力掐住他,我忍不住落下泪来,但是却止不住我的动作。


Thomas,I'm sorry,Tommy…


再一次被他甩开后我的身体意识到了什么,我是说我的身体——不是我的意识,大概这两者已经分开来,它变成了狂客,而我是NEWT。狂客抽出别在腰后的一把刀,凶狠的扑上去要把Thomas撕成碎片。事实上普通的狂客就不好对付,更何况是会用刀的狂客,并且Thomas顾忌Newt不能肆意对这个身体动手导致他节节败退,我知道我在做什么,我能看得见——但是我掌控不了。我开始焦急,Thomas就要被狂客杀掉了,而我却什么都不能做?!


不,也许,我可以做点什么。






我用力的扑向Thomas,他似乎已经放弃抵抗,伸手把我整个拥住,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也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,我听见肌肉撕裂的声音,刀深深的扎入血肉,心脏被刺破,血液大肆流出来,Thomas带着不可置信缓缓放开我,失去力量支撑的狂客轰然颤颤巍巍的后退了几步,我看见Thomas脸上的表情,有心想要安慰他,却在轻声念了一句Tommy后完全失去了力气。


狂客轰然倒地,我拼命扯起一点点嘴角。


至少到最后,他还活着,我的Tommy。你还活着。







我陷入一片黑暗,仿佛正漂浮在没有重力的宇宙,我似乎听到有谁抽泣的声音,但是我太困了,想睡一会儿,所以——


别哭了,Tommy,别哭。